公示语英译实践中的文化转向和翻译转向思考

DOI: https://doi.org/10.32629/er.v3i4.2614

王乔

摘要

本文从西方翻译研究学派中文化学派理论的界定入手,以2017年11月20日发布的《公共服务领域英文译写规范》及笔者自身参与公示语英译实践中搜集的资料为语料,在多元系统学派创始人佐哈尔的翻译理论大背景下,对比文化学派巴斯奈特等人的文化转向理论分析文化、语言与翻译的关系,思考翻译的意义、价值和目的,旨在思考文化转向的基础上为构建“翻译转向”提供思路和建议。

关键词

公示语英译;文化转向;翻译转向

参考

  1. Andre Lefevere. Translation, Rewriting, and the Manipulation of Literature[M]. Routledge,1992.
  2. Mary Snell-Hornby.Translation Studies: An Integrated Approach[M]
  3. 国家质检总局、国家标准委.公共服务领域英文译写规范[S].2017-11-20
  4. 吕俊,侯向群.范式转换抑或视角转变——与谢天振教授商榷[J].中国翻译,2010(1):41-45.
  5. 杰里米·芒笛著,李德凤等译.翻译学导论:理论与实践(第三版)[M].北京: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,2014.
  6. 谢天振.翻译研究的“文化转向”之后——翻译研究文化转向的比较文学意义[J].中国比较文学,2006(3):1-14.
  7. 张京媛.后殖民理论与文化批评[M].北京:北京大学出版社,1999.
版权所有 © 2020 乔 王
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此作品已接受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 4.0国际许可协议的许可。

Refbacks

  • 当前没有refback。